作业你逼死我算了

也青

突然诈尸
以下正文↓

     某天,在一家平常的宾馆。
     诸葛青:“唔……不要了……太多了……”
     王也:“没事,乖。忍忍就行了。”
     诸葛青将口中的液体咽下。
     诸葛青:“……好难喝……”
     王也宠溺的拍了拍他的头。
     王也:“傻瓜,这种东西能好喝吗?”
  ...

这个假期我就更新……(我自己都不信……-_-)
还有你们喜欢清明的糖还是刀???

私心get权引抱歉。

段子【雷安】

上课了。

老师走进了教室上课了。

学生们走进了教室。

安迷修面带微笑的说:“这一节上数学课,上课。”

“老师好。”

无比正常的开头。

过程应该也很正常。

但是,有雷狮在,可能吗?

“……这道题的N有三种答案,所以说……”

“这道题出错了。”

………………

全班寂静。

安迷修用优雅的眼光看了雷狮一眼,硬生生忍住了想说十万句MMP的冲动。

“好同学们,我们来看这道题……”

……几分钟后出现了这样的情景:

安迷修:“同学们……”

雷狮:“诶,卡米尔,你觉得这个海盗船好看还是这个好看?……”

……安迷修终于忍无可忍了。

“雷狮同学请放下你手中的发胶,还有不要再看海贼...

鬼面人!!一定是我引玉小天使!!!权引没凉啊啊啊啊!!!我今晚就更文【正经脸】庆祝我引玉回归!!

坐等打脸【乖巧】

段子【雷安】

不更正文却来更段子的我呵呵呵呵……

现代版本不喜勿入


某天,当雷安二人上学快要迟到时,路过一家药店。

雷狮‘恶党,你去看看几点了。’

‘你为什么不去?’安迷修坚守着骑士道想教育教育这个思想品质败坏的人。

‘你莫不是想让那家店尸骨无存?’

好,你赢了。

安迷修走之前还借了雷狮几块钱,美名其曰;为了时间这算不了什么。

几分钟后……

雷狮面容扭曲的看着安迷修手中的创可贴。

‘你、买、这、个、做、什、么!’

安迷修严肃的为他解答‘恶党,你看,去人家店里看时间总是有点不妥吧,所以我又买了点东西,算是补偿。’

‘然后,现在几点了?’

‘没看见……因为那位女士正挡在钟表面前,对...

枢零

很久以前,有一个君王和一枚棋子。
他们互相仇视,互相憎恨,却滋生出莫名的情愫。
但君王和棋子都厌恶这这种情愫。
他们固执的相信自己是爱着一个叫优姬的女孩。
然后,君王保护了自己的妹妹,
抛弃了棋子。
棋子也成了自己最厌恶的角色。
以前仇恨支撑他活着 ;现在,他又为什么活着?
棋子带着对自己的厌恶,对世界的憎恨,以及永远说不出口情愫,
永久的沉睡在了地底。
生如毛羽,死如浮云,也罢。
而君王幸福的度过了他的一生。
那份情愫也被尘封在了心底,未曾提起。
后来呢?
后来呀,为了弥补那一世的过错,他们生生世世都结为夫妻,永不分离。
这对他们也许是最好的结局了。

好我知道我写的有点渣,求轻喷。

魂归【上】

      仙界重建的几年后的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刻,权一真再奇英殿大呼小叫,搞得整个仙界都鸡飞狗跳,路过的神官不禁侧耳倾听他在说什么,只听他道:“师师师师兄!你终于恢复了!!”     
      那神官诧异,正想偏头看个究竟,却被一阵灵力弹出老远。
      原来权一真把引玉的魂元带回来之后,就在奇英殿四周布下了结界,凡事想靠近的人都会被弹开。
    ...

段子

洛冰河:“师尊~~”
沈清秋:“嗯?”
“明天就开学了……”
“嗯,有什么问题吗?”
“我作业还没写完……”
“那还不赶紧写?”
“要不……”
“不行!”
沈清秋转身就走,留洛冰河一个在原地暴风哭泣。
“班主任你不能这样啊!!!”
洛冰河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放弃了自己。
呵呵。远处的沈清秋面无表情的心道,让你体验一下老子曾开学前的悲痛。感觉是不是很好?嗯?

    

       来自某个开学前几天狂补作业的人-_-

花吐症【完】

     
在床上躺了一个下午,引玉逐渐弄清楚了一件事:       他喜欢权一真。      
       虽然没有脸红心跳那么明显, 但在心底的那份悸动却让他无法反驳这个事实。      
       那么……要怎么办?      ...

不定时更新。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