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懂

花吐症【中篇】

      第二天一早,引玉被花城叫去买笔纸墨等东西时,花城不经意瞄见了那几片带着淡淡血迹的花瓣,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两眼,便挥手让他离开。
      引玉:“……?”
      匆匆赶路时,眼角的余光瞥见了远处的权一真,脸色不竟黑了几分,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装转身回到家中,再出门时,已经从上到下换了一身的黑,还附带一块蒙在脸上的黑布。
      众人“……公子你一身夜行衣太明显了好吧……”
      引玉这样做当然是有原因的,一时不让别人发现自己得了花吐症,二是防止权一真认出自己。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权一真很快发现了他。
       “师兄!!!”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公子你自求多福吧。众人心道。
       引玉望着远处像大型犬一样朝自己狂奔而来的权一真,欲哭无泪。
       谁能告诉我这家伙为何还能一眼认出我啊!这不科学!
       ……好吧,其实这也不能全怪权一真,如果现在有面镜子让引玉照照自己那身黑衣黑裤黑鞋黑布的,就会发现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一真在这里干嘛呢?”引玉抢先截住了权一真的话头,防止他再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我来这里找师兄啊,本来想找灵文来着,又想了想,还是找师兄合适。”
      “找我什么事?”
      “花吐症啊,今天早上的时候,我发现吐出的花都带上了淡淡的血迹,本来想忽略掉的,但喉咙一直很涩,很痛,吐出的花也比昨天多了,想了想,就来找你了。”
       引玉心里一惊:“你先到我屋里等着,我办完事就回来找你。别乱跑。”          “哦。”
       而引玉一路上都想着花吐症这件事,买完东西后,便极速赶回家。
       权一真果然乖乖站在屋里,只是引玉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很快,他就发现哪里不对劲了。
      因为他正被权一真压在身下。
      时间倒回两分钟前,引玉刚从门口进来,权一真就一个飞扑把他摁倒在了地上。双手紧紧禁锢住他的腰,一条腿挤进了他的双腿之间,还一脸严肃的望着他。
     ……一真你告诉我我不在这一段时间你经历了什么?
     “师兄你有没有脸红心跳的感觉?”权一真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严肃的问。
      “啊……啊?!”
      “没……没有啊,一真你问这个干嘛?”
      “哦,来的路上碰到了花城,他告诉我如果要验证喜不喜欢一个人就要这样做。”
      “……好吧,话说一真你先从我身上起来,这样说话很别扭的。”
      “哦。”
      权一真乖乖从引玉身上爬了起来,引玉也终于站了起来:“一真要不你今天先回去吧,我有些困了,明天我再去找你。”         “好。”
      权一真走后,引玉一个人躺在床上发愣,困了什么的当然是他找来的借口,主要原因是,刚才被权一真扑倒的同时,他的心……好像跳的快了几分。

评论(2)
热度(38)
不定时更新。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