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懂

花吐症【完】

     
在床上躺了一个下午,引玉逐渐弄清楚了一件事:       他喜欢权一真。      
       虽然没有脸红心跳那么明显, 但在心底的那份悸动却让他无法反驳这个事实。      
       那么……要怎么办?      
       如果像普通人那么向他告白的话,那小子一定会认为是师兄对师弟的那种关爱,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      但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自己必死无疑。     
      而且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但那个人如果是自己呢?     
      不可能。     
      先不说权一真连普通的喜欢和爱都分不清,还是他现在连喜欢的是谁都不知道,单是引玉自己都不相信这个荒唐的假设。     
      所以……现在要怎么办啊啊啊!!!     
      引玉觉得自己要疯了。     
      “砰!”门被大力撞开,发出沉重的悲鸣。     
      引玉“噌”的一下从床上跳起。     
      权一真整个人衣衫不整,发丝凌乱不堪的站在门外。     
      引玉:“???”     
      让我们转换镜头回放到权一真刚到奇英殿时的景象。     
      到奇英殿后,他才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自己在扑倒师兄时,心里好像有什么微妙的感情破土而出了。     
      那一刻,权一真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几分。    
      这难道就是花城所说的……喜欢?    
      自己……喜欢师兄?    
      怎么可能?    
      也不是不可能吧?毕竟师兄那么好,那么温柔,每次对自己都那么包容,喜欢上他也很正常吧,就像太子殿下和花城一样。    
      权一真感觉这些问题要把自己撑爆了。    
      在床上翻来覆去好几个小时候,他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自己喜欢师兄,喜欢引玉。    
     解决这个问题后,他又想到了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师兄不喜欢自己怎么办?     毕竟师兄得了花吐症,得了花吐症=有喜欢的人=可能是别人=不喜欢自己=自己必死无疑。     
     但师兄如果喜欢自己呢?      权一真在这个问题上折腾了半天,最后觉得还是当面问问师兄比较好。     
     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两个心怀心事的人对立站着,都在等待对方先开口。      “一真来找我有什么事……”“师兄我来找你有件事……”     
     两人同时开口。     
     一时局面有些尴尬。     
     但权一真从来不知道尴尬两个字怎么写。     
     “师兄有什么事吗?”权一真率先开口。      “没……没什么事,一真你先说吧。”     
     “师兄,你……”权一真虽性子单纯,但也知道这种事不能随便问,一时竟有些答不上话来。     
     “我什么?”引玉满脸问号,同时也对权一真口中的这件事多了几分好奇毕竟不是什么事都能让自家师弟答不出口的。
     “师兄……你喜欢我吗?”
     “啊?喜……喜欢啊。”引玉起先有些懵,但很快就把他口中的“喜欢”理解成了师兄对师弟的那种“喜欢”。“不仅你,还有花城主、太子殿下……”
     权一真一听便急了眼:“不是那种‘喜欢’是恋人之间的那种‘喜欢’。”
     …… 引玉:
     “???”一真什么时候开窍了?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刚才他说喜欢我?还是恋人之间的那种“喜欢”?
     引玉感觉风中凌乱了。
     权一真看着引玉双目有些涣散,一脸震惊,眸中多了几分焦急,不由自主想起了花城说的那就话: “如果那个人很震惊,吻一下即可。”
     吻……一下吗?权一真又望了望引玉的模样,心里一横,轻轻把自己的双唇贴了上去,舌尖一直在唇瓣上环绕,不敢强行进去。
     引玉从震惊中抽出身,勉强让自己的表情自然点,脸上升起两抹红晕,指甲在权一真手掌划过,形成了几个字:我也喜欢你。随后主动张开唇瓣。
     权一真心里本来犹如一根紧绷的弦,在引玉刚画完字时,就已经松懈下来了,又在感受到他放任自己肆意时,直接断了。
     他一只手紧扣引玉的后脑勺,舌头在他的口腔里四处乱撞,生涩又霸道的吻技硬生生把引玉逼出了几滴清泪。
      而权一真看到引玉脸上的泪珠后就急忙停了下来,分开了唇舌,津液顺着嘴角滴落,紧接着两篇花瓣缓缓掉落。
      权一真则一脸紧张的盯着引玉,引玉被他盯的有些不自然,勉强笑了笑,谁知他这一笑,权一真却是一脸快哭了的表情:“师兄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笨蛋那是被你亲的!
      引玉心里苦,但引玉不说,面上依旧微笑:“没事一真,不怪你,师兄也……”他顿了顿“喜欢你……”
      权一真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紧紧搂着自家师兄:“师兄,我也好喜欢你啊,好喜欢好喜欢……”
       “对了,师兄,”权一真突然道,“现在是不是该睡觉了?”
       “嗯……”引玉红着脸道。接着,任由权一真把自己横抱到床上。
       掀起被子,睡觉……

         其实这就是个披着花吐症文的双向暗恋文……
           还有!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同学o(≧v≦)o~~
     

评论(2)
热度(44)
不定时更新。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