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懂

魂归【上】

      仙界重建的几年后的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刻,权一真再奇英殿大呼小叫,搞得整个仙界都鸡飞狗跳,路过的神官不禁侧耳倾听他在说什么,只听他道:“师师师师兄!你终于恢复了!!”     
      那神官诧异,正想偏头看个究竟,却被一阵灵力弹出老远。
      原来权一真把引玉的魂元带回来之后,就在奇英殿四周布下了结界,凡事想靠近的人都会被弹开。
      那神官无奈摇摇头,转身走了。 权一真抱着引玉激动的大呼小叫,引玉不进被他吵的有些头疼,揉了揉额角,道:“一真,你可以安静会儿吗?我有些头疼。”
     权一真却一脸担忧道:“师兄你是不是生病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除了头疼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用不用我给你输点灵力……”
      “不用了一真,我没事。”引玉看着一脸紧张的权一真勾了勾嘴角,道。
      “嗯……”过了会儿,他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真的不用吗师兄?你才刚恢复,要不还是再给你输点灵力?还是再去问问太子殿下?”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了一真,我好的很。”语毕就强撑着站了起来,却是支着床边晃了两下,权一真见状赶忙去扶着,生怕他跌倒,引玉这才站稳。
      “师兄真的没事吗?我还是觉得输点灵力好,要不师兄你先躺会儿,我去找太子殿下……”权一真本有点放心,但见引玉这么弱柳扶风(雾),心又不由自主吊了起来。
      “好吧……”引玉叹了口气,转而又道:“不过输送灵力可以,还是不要找太子殿下比较好。”毕竟打扰人家小两口度蜜月就不好了对吧。
      权一真得到了许可,却许久没有动作,引玉抬头正想问个究竟,却见他咬了咬唇,猛的抬头,左手穿过他的发间,摁住了他的后脑勺,却把自己的脸凑了上去,和引玉的唇齿相碰,缓慢的输送灵力。
      当权一真松开手时,引玉已经两眼迷离,轻喘道:“一真……以后……可不可以换个方式?”
      “可是我见太子殿下和鬼王花城都是这样的啊,有什么不对吗?”权一真一脸呆萌道。
      ……花城主你都干了些什么!!!
      “……有……”引玉红着脸道:“以后只能对最亲近的人这么做。知道吗?”
      “哦……可是我最亲的人只有师兄啊。”
      “那……以后只能对我这么做。”话音未落,他的脸已经红透了。
      “好。”
       “咳……你先带我出去看看吧……”引玉岔开这个话题,抢先开口。
       “好。”
       权一真十分贴心的扶着引玉,引玉有些不习惯,毕竟刚才已经输了许些灵力,脚步也不是那么虚浮了,轻轻挣开他的手臂,道:“没事,我自己会走。”
       “哦。”权一真听话的松开了手,却改为拉着引玉,引玉身体微微一僵,却是不再说写什么了。
      他牵着引玉想门外走去,看着仙界的一切,引玉有些恍然,虽几年前已经来过,却仍是感觉过了一世纪。
      权一真拉着引玉的手大摇大摆的走在仙界大街上,路过的神官一一向他问好,他却充耳不闻,只一心向引玉介绍仙界又发生了哪些变化,那神官有些尴尬,又把视线转移到了引玉身上。
      “诶诶,那人是谁啊?以前怎么没见过啊?”“不知道啊,也没见奇英殿下对谁那么上心过……”“我知道我知道,应该是奇英殿下的那位师兄,好像叫引玉来着,据说曾经要杀了奇英殿下呢……”“那关系为什么还这么好?”“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权一真也听到了他们的窃窃私语,皱了皱眉,一个眼刀飞过去,那些神官便收了声。
      引玉刚恢复,自然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只是看见自家师弟的眼刀后,拉了拉他:“一真,怎么了?”
      “没什么师兄,我走开两分钟,你好好呆着,别乱走。”权一真明显不放心自家师兄一个人在这里,叮嘱了好几遍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临走时还不忘布下一个结界。
      权一真离开后,一个闪身便出现在了那几位神官身边,不由分说揪到小树林里就是一顿暴打,估计不死也要重伤,最轻的也就是残废。打完后道:“以后再敢说我师兄的坏话,就不是今天这么简单了。”语毕,丝毫不理地上那几位半死不活的神官,极速奔到了引玉身边。
      引玉也没问他去干了什么,环顾了一下四周,又被两个人吸引去了目光。
      “一真一真你看那不是花城主吗?”他突然出声道。
      权一真顺着他的目光瞧去,果然看见了两个人,一身白衣洁如雪,一身红衣烈如枫,不正是谢怜和花城吗!

      好了下半部分等有人看了再更,小声:其实我就是懒(你滚←_←)
      啊哈哈哈(突然疯狂)还有两天开学啊哈哈哈我作业还没写完哈哈哈嗝哈哈哈越是开学越是浪,我浪呀浪~浪呀浪~(此人已疯-_-)
     
     

评论(4)
热度(38)
不定时更新。

关注的博客